伴随着“双碳”时代的来临,光伏市场正呈现大周期发展趋势。-苏州拓普斯新材料有限公司

发布日期:2022-06-20 09:11
1655547502196

伴随着“双碳”时代的来临,光伏市场正呈现大周期发展趋势。

数据显示,在Wind光伏概念板块所覆盖的72家A股上市公司中,2022年一季度共有47家公司净利润实现同比增长,占比达65.28%。其中,净利润同比增幅在100%以上的公司有19家,远超行业在去年年底的相关预测。

实际上,在2021年下半年,受国家可能收紧光伏发电补贴消息的影响,很多行业专家曾认为2022年中国光伏市场可能遇冷,提醒各家企业要谨慎应对。

彼时,在2021年中国光伏行业年度大会上,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名誉理事长王勃华曾指出,由于指标下发滞后、产品价格上涨等原因,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将2021年装机预测下调至45-55GW。年初,该协会预测今年国内装机量新增规模应该在55-65GW。

由此可见,当时他对2022年市场持谨慎态度,认为可能与2021年的情况相比会有所好转,若国家储备电能项目顺利展开,2022年光伏新增装机可增至75 GW以上。

然而,事实却远远超出行业协会的预计——仅2022年一季度光伏相应的装机情况和合同情况,就快要赶上2021年上半年发展数据了,这让很多研究中国光伏产业的专家感觉既意外又惊喜。

人们不禁要问:这样一个超乎寻常的上升趋势,到底是怎么出现的?光伏市场为何迎来了新生机?在经历过“扩产投资——产能过剩——行业洗牌”之后,光伏市场的未来将走向何方?

1、需求旺盛利好中国

2022年,“减碳战略”在各个国家落地,而光伏由于不受地理限制的优势,迅速得到了各个国家能源投资者的追捧。

众所周知,要想实现“绿色减碳”的能源获取,水能、核能、风能和太阳能是四大主流方式。相较于水能和风能需要自然资源或地理位置的支持,核能则需要高技术储备才能实现,太阳能因为部署方便,且不需要太多外界环境的特殊设置,从而使得其广泛性较强。

因此,在2021年各国就绿色节能减碳的目标达成一致的背景下,很多国家开始重点扶持光能发电。

此外,影响光伏产业发展的突发因素还有俄乌冲突。俄罗斯因政治原因而限制天然气出口,以及欧盟对于俄罗斯石油的禁运等一系列情况,使得国际油价暴涨,发达国家相应的能源获取也产生了重大缺口。

欧盟为了摆脱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,拟通过节能、燃料来源多样化等方式,来实现能源转型的目标,并计划2030年可再生能源的总体目标从40%提高到45%。

同样,为了减轻对化石能源的依赖,美国政府大力倡导太阳能发电。

这几年来,美国的太阳能发电能力已从7.5GW增加到15GW。根据美国政府的规划,到2024年,目标装机要达到22.5GW,也就是要翻3倍,而且还规定光伏企业强制采购美国制造。

光伏上市公司六成盈利的背后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但问题是,目前美国光伏产品仍有超过70%需要进口,自给率非常低,可见美国对于光伏组件产品的需求是巨大的。

不过,此前的反规避调查让光伏组件厂商对美国的订单有所忌惮。数据显示,将近75%的美国太阳能公司已推迟或取消了太阳能组件交付,近80%的光伏组件进口停滞。

为此,6月6日,拜登政府对东南亚四国(柬埔寨、马来西亚、泰国、越南)采购的太阳能组件给予24个月的进口关税豁免。

很多专家都认为,这其实是对中国相应光伏产品出口的重大利好。原因就在于东南亚的光伏产业链并不完整,绝大多数的核心技术和零部件都来自于中国。

“根据协会统计,去年1-10月,光伏产品出口额约231亿美元,同比增长44.6%。其中,光伏组件出口额达198.3亿美元,出口量约82.2GW,同比增长32.2%。去年是我们国家光伏出口超200亿美元的第三个年份。”曾在某家中国光伏产业巨头任职中层的陈贺对「探客深科技」表示。

在他看来,这背后有着“碳达峰”的迫切需求,同时也跟中国光伏技术居于世界最前列有关。

“据我所知,在光伏技术方面,2021年国内企业及研究机构晶硅电池实验室效率已经打破记录11次,其中9次为N型电池技术,2次为P型技术。2021年,国内PERC单晶电池量产平均转换效率为23.1%,较去年提高0.3个百分点,最高转换效率可达23.56%。”陈贺说。

尤其是N型电池技术,他认为这代表了行业方向。“这两种电池是两个不同方向,单晶硅中掺磷是N型,单晶硅中掺硼为P型;N型是电子导电,P型是空穴导电。随着降本的需求,人们期待着太阳电池制造各个环节的技术进步,N型电池的新技术有了突破,逐渐在市场上形成主流。”陈贺说。

据他介绍,下一代电池的逻辑是将金属和半导体尽量隔开,不接触,而最新的TOPCON和异质结两种N型电池技术,对此做了一些突破性进展。

信息显示,TOPCON是在电池背表面使用二氧化硅,将金属和二氧化硅隔离开,但是其局限在于正表面没有做金属半导体隔离技术,依然存在较强的金属和半导体复合,所以只能被看作是中间过渡技术。

另一个异质结技术,则简单成熟很多。相关报道显示,由于颠覆此前设计,工艺步骤只有4步,包括非晶硅薄膜沉积、透明导电薄膜沉积等。工艺简单带来良率的提高,同时效率也提高了。

“近年来,在业内各公司的共同努力下,异质结技术的性价比提升迅速。”陈贺认为,异质结电池引发企业采购的另一个因素是工艺设备的不断降价。

“异质结技术可以在一段时间内不断摊薄成本,很多企业算过账,上马这项技术成熟后,今年只能完成单面微晶硅的钱在明年就能拿下双面微晶硅,所以很划算。”陈贺补充道。

因此,N型组件开始在央企、国企光伏电站招标中崭露头角。从签单情况,N型组件较P型有较为明显的溢价。数据显示,目前电站对TOPCON组件接受单瓦0.1元左右溢价,异质结组件在0.2元-0.25元左右。

所以,既占有技术优势,还能帮助投资人降低成本的中国光伏产业,没理由不抢占海外市场。而对于追求极致利润费效比的欧美市场来说,中国这种以成本为优先的技术颇受欢迎。

2、绕不过去的硅片

中国历来是世界太阳能产业中的硅片供给和生产大国,市场供给率最高曾突破80%。

在2020年年底,产能排在第一位的是隆基股份,其产能达到了85GW,大约占全球市场的规模在40%左右;排在第二位的是中环股份,其产能达到了55GW;第三位的是晶科能源22GW,第四晶澳能源,其产能是18GW。

如果只算单晶硅,就是现在占90%市场的核心产品,隆基股份在单晶硅片里边市场占比达到了42%,排在第二的是中环股份,其市场占比是10%,第三是晶科能源占有率是11%,第四是晶澳科技,市场占有率是10%。

这四家中国企业全球市场占有率相加就超过70%,如果加上其他一些中国企业玩家,那么世界太阳能单晶硅片市场中国企业产能占有率超过85%。

所以说,“世界太阳能要看中国脸色”这句话一点也不为过,因为最核心的技术和最基础的产品,都在中国企业手里。

光伏上市公司六成盈利的背后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目前,光伏市场主流的硅片尺寸有3种,包括166mm、182mm、210mm。成本是光伏行业发展的关键要素,而从转换效率、单GW设备投资额、产品良率和量产数据来看,大硅片的优势是明确的,其挤压小尺寸硅片生存空间的趋势已开始显现。

此外,2022年5月,国内13家多晶硅企业在产,永祥股份、新特能源、亚洲硅业等企业扩产产能释放。5月份国内多晶硅产量为6.22万吨(约24.57GW),环比增长7.24%。

按照产量排名,永祥、大全、协鑫、新特、东方希望位列前五,企业总产量5.37万吨,占比86.3%,综合利用率102.4%。

统计数据显示,2018-2020年隆基绿能与中环股份的合计硅片产能占比从36%增长至58%。但到了2021年底,这传统“双雄”的合计产能占比为53%,较2020年下降5个百分点。

2021年以来,双良节能等新势力大涨超200%,大幅跑赢同期的中环、隆基等老牌硅片巨头,成为受关注的新玩家。

因此,目前在硅片市场里,中国企业的话语权越来越重。由于重视大面积硅片生产技术的投入,使得中国硅片生产企业在技术发展推动下,还能降低生产成本,进而保持强大市场竞争力。

中原证券研报也表明,今年一季度光伏产业链多个环节营业总收入、归母净利润同比正增长,其中硅片环节净利润增长106.33%。

这也是行业实现大规模跨越式发展的前提。

3、基建推动光伏发展

目前,中国已经展开新一轮的基建投资,绿色能源是重点的方向。

根据国家发改委公布数据,2022年能源重点项目计划投资额同比增长10.3%,将带动光伏发电计划投资额同比增长202.6%。

同时,最近央行明确表示,要抓实碳减排支持工具落地,加大对大型风电光伏基地的支持力度,确保能源供应安全并支持经济向绿色低碳转型。

光伏上市公司六成盈利的背后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另外,全国新能源消纳监测预警中心发布《2022年一季度全国新能源电力消纳评估分析》表明,2022年一季度全国光伏新增并网装机1321万千瓦,同比提高138%。

总的来说,中国光伏产业正迎来历史发展期——既有国内大基建提供的政府层面规划发展需求,又有国际市场相应报表的新订单,未来2-3年可能成为中国光伏产业的迅速发展期。

毕竟,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光伏组件生产国,光伏产业链价值量约占世界的80%。根据国家能源局统计,2022年一季度国内光伏组件的出口量达到41.3GW,同比增长108.5%。

其中,我国向欧洲出口16.7GW光伏组件,同比增长145%。未来,欧盟的新能源计划也将为国内的光伏产业带来巨大发展动能。

再加上很多海外所谓“自主发展”光伏产业的国家,若从头定制整个光伏产业链,耗费巨大且时间冗长,不符合资本逐利的特性。

而中国光伏制造的强大竞争力海外任何国家难以匹敌,在欧美等地区和国家不断上调光伏装机规划的背景下,海外国家短期内释放一体化自建产能供应终端需求的难度极大。

毕竟,组件环节产能建设周期短,若采取向中国采购电池片、本土组装的形式,产品释放速度快,更容易在终端看到“成果”。因此,这一轮海外光伏产业发展大概率会采取“自下而上”的产能建设方式。

这就是中国光伏产业的机遇期——大势已来,不可阻挡。

分享到: